台北時間pm.4:49

----------------------------------------------------------------------------------------------------

「今天大家都練習的不錯,丙檢應該可以過了」老師看著同學的作品很滿意的笑著說

「今天也謝謝老師的指教了」那位同學微笑的回道

 

 

我們是在假日時間自發性的回來學校加強檢定練習
而現在,在過幾分放學鐘就要響了

 

 

「我先去上個廁所喔!」快速的抽著幾張衛生紙,在離開教室前還向好友們囑咐

「不可以丟下我先走喔」

 

 

 

因為假日沒有學校的車子接送,所以就得坐公車回家,而在放學時間通常一定有人被擠到上不去公車

所以我跟幾位同學協議好,一打鐘就衝去公車站卡位

 

「好啦!快點回來嘿,不然等下上不去公車」收著工具的同學很隨意的打發了我

「怎麼會有這樣的同學阿,等我回來我一定要先衝去搭車」我邊穿鞋子心裡這麼想

 

 

 


接著走上樓梯,我們科大樓的2個廁所都設計在科大樓每層樓的樓梯轉折處

 

 


走進廁所,感覺今天的氣氛異常的很安靜


有的只是一直鎖不緊的水龍頭,水滴落下撞擊到洗手臺的的微小聲音

而廁所裡的空氣似乎都因為這種安靜的氛圍而降了幾度

稍微掃視了裡頭的四間廁所確認沒人後,我選了一間離我最近的廁所

 

 


上完廁所沖完水後,走出來時...感覺...


這個廁所似乎又比剛剛安靜了許多,連外頭的聲音也...很安靜

 

 

 

 

走近洗手臺要打開水龍頭時赫然發現

水龍頭鎖不緊的壞毛病,居然好了


沒有在滴水了「難怪變得更安靜了」我小聲的自言自語

 

 

 

洗完手,我迫不及待跟同學們講剛剛的情形,於是快速的下樓梯

脫了鞋子就這麼甩在地上,快速的衝進教室

 

 


此時

 

 

 

教室裡電燈、電風扇都還開著,同學的工具就這麼收到一半,而人就這麼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教室沒有任何一個人

 

 


「有沒有搞錯,現在這時間在玩我」我走出教室去看了一下對面應該還在上課的教室

對面的情況也一樣,電燈冷氣都沒關,東西都沒有帶走...但就是不見任何一個人

 

 

 

這個情況...難道剛剛有什麼警報,大家被撤離了嗎?

抱持著這個想法,我跑出了科大樓,發現



好安靜...看不到應該在樹上的鳥,也聽不見夏天應有的蟬聲

連風聲都...小到聽不見

 

 

走向了隔壁大樓,一樣的情形


我快速的走在走廊上,而每排應該在上課的教室都這樣

大家什麼也沒關,東西都還在,但就是一個人也沒看到


彷彿全校的學生跟老師就這麼集體消失了一樣

 

 

 

真的太...安靜了

 

 

 

我找遍了個個連颱風天都會有人的處室

甚至爬上學校的牆往外看,外面也都是一樣的情形


手機一直打不出去,借用處室的、教室不知道哪位同學的手機都一樣

手機甚至電信業者的錄音都沒有

 

 


真的找不到...任何一個人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不知道是錯覺嗎?太陽似乎連動也沒動

我已經找遍了學校好多地方...真的累了

眼神也開始模糊渙散了
我一邊擦著一直阻撓我視線的淚水,一邊漫無目的的走在學校的走廊上

 

 

 

大家人都跑到哪裡去了

 

 


 

時間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我已經累到在走廊,靠著牆就坐了下來

眼淚還是...我放聲大哭.....

 

不知坐在原地哭了多久

我的心情雖然平穩了許多,但也...

 

 


這世界上難道只剩下我一個人了嗎?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

我聽到了腳步聲

 

一個人影從走廊盡頭的樓梯,從上面快速的下到我的下一層

雖然只是個影子從眼角的餘光閃過去

 


我很確定,那是人沒錯

 


 

快速的從走廊上站起來,因為有點哭到沒力了,起來時還差點摔倒

追逐著人影時,每次都在轉角看過人影跑過去

而我似乎跟他跑著等距離

 

我看見人影跑進了科大樓,並且跑進了我當初上的廁所

我也加快速度衝了上樓梯


 

拉開廁所的大門


我...

一個人影也...沒看到

 

 


「我明明有看到人影跑進來阿」激進且大聲的說著,我想我已經無法在承受這種,一個人的壓力了吧

我也不管廁所的地髒不髒了,靠著已經關上了的廁所大門


我就這樣坐在了廁所的地板

 

 


好累...我已經不想動了


眼睛又留下了溫熱的液體,已經不知道是哭了第幾次了吧

 

 


好安靜的世界阿...只有我一個人

 


 

放空了眼神,應該是晚上的時間了,外頭的太陽還是一直保持著相同的高度

雖然一直都有這個疑問

 


但是我想,算了吧...都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太陽下不下山又有什麼關係呢?

 

 

 

什麼也沒做的坐了好久,我想上一下廁所


「似乎就是從這裡開始的」我心想

-----------------------------------------------------------------

台北時間pm.4:49

---------------------------------------------------------------------------------

衝完水的那瞬間,我聽到了



我又聽到了那個有好多聲音的世界

我衝出廁所隨意的洗了下手


 

我跑下樓梯的過程中,我聽到了同學的聲音

我下的很快,都快要煞車不急了


 

衝進教室我喘到說不出話,我望著朋友

朋友也望著我,然後我向前走了一步正要說話時


 

朋友對著我的方向說:「老師再見」

我站在原地,轉身向後看

老師的確是在那裡向著我的朋友們示意著,我先走了

 

「你們是怎樣,把我當空氣喔」我對著朋友大喊

 


而朋友似乎...完全把我排除在外

感覺不到我......

 

 

 

我試著觸碰朋友,而我就這麼穿過了朋友的身體


不是像靈體的那種透明是的穿法
而是...兩個影像重疊的那種...

 

 

 

...是怎麼了

 


「喂!快想起我阿!想起我剛剛去上廁所的事情阿」大叫到破音了,朋友們也沒感覺到我

似乎也忘了我這個人的存在

他們就這樣出了科大樓,順利的上了公車


我在站原地...

 

 


我...沒有任何一個人記得我、感覺的到我

 

我已經變成,沒出現過在這個世界了嗎?......

-----------------------------------------完----------------------------------------

其實這是有改過兩次的劇本了

第一次的劇情,只有一句對話
場景也只有在廁所裡

 

結局有差不多的概念

就是消失

 

這段短劇,應該會放在專題製作的為電影裡當成夢吧

最近一直想著主角到最後都會遭遇不測的劇情...

我有病嗎=︿=?

 

專題的微電影做好時應該...一點也不微了吧...

希望大家有那麼多的時間可以好好的拍嘍...

 

最後呢....我原本想劇本時,完全是站在觀察者的角度在寫的

結果打出來居然變第一人稱了...

 

我果然不是寫小說的料阿

 

呃...對於劇情,大家可以來找碴

因為有很多疑點   ㄏㄏ

 

 

    全站熱搜

    Young-sh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